西藏是一个从地理环境、人文宗教、生活习俗各方面都有异于中原的地方,地处西南边陲的青藏高原,象一只高高在上展翅翱翔的雄鹰,神秘、骄傲、自由,令人神往。我们藏游团一行9人,用10天的时间行走于西藏腹地,见证美丽神圣的西藏,那里的蓝天白云,雪山冰川、旷野湖泊,为我们洗净尘嚣,涤荡心灵,留下难忘的美好回忆。

 袁爸爸、蔡总、彭彭、袁总、童总、陈瑜、小芳、军军、水哥(共9人)

 

         619下午杭州出发,一行人大包小包满怀期待动车上海上海火车站附近大娘水饺解决晚饭T164火车,在接下来的48小时内,我们将横穿整个中国,抵达拉萨。

 

上火车后开始打嵊州流行的105扑克,跟双扣类似,趣味性更强,规则是童总临时打电话给嵊州牌友确认,我们一面摸索一面打,童总还创造了刺激的“追炸弹”规则,技巧上更难掌握,这套打法从上火车到返回杭州一路沿用,为我们旅途增加了许多乐趣。

 

同学们把各自包里的零食摊开,牛肉干巧克力香肠水果应有尽有。蔡总带的有有鸡爪,又香又辣,下啤酒最好,童总进藏前有咳嗽,喝了啤酒吃了鸡爪,居然症状有所缓解。
 

 

吃吃睡睡,打打牌,21日凌晨进入青藏高原,高原反应接踵而来,大部分人开始出现不适,头晕气喘失眠。我的脉搏一度接近120,高反的同时心理有点小兴奋,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

早上一起床就看到了窗外传说中的青藏高原,灰色雨云和透亮的蓝天白云交织在一个天空下,连绵的雪山,青灰色的草原,荒芜而美丽。

大家一起去餐车吃早饭,馒头稀饭鸡蛋榨菜,吃的很香,列车两旁能看到吃草的野驴和奔跑的藏羚羊,引起大家的惊呼和围观。

青藏铁路沿线,高原地貌


青藏铁路沿线,错纳湖

 

 

中午过了海拔5100的唐古拉山口,列车停靠在美丽的那曲火车站,下车拍照闲逛,空气稀薄,却很清新。 

 

晚上19点抵达拉萨,入住越野e族西藏大队的e客栈,一栋小区内的2层小楼,也是去年童总单骑向西时的落脚点。一楼大厅挂着很多文化衫和横幅旗帜,写满了越野e族往来会员的签名留言,厅很大,打牌喝茶喝酒所有人都坐的下,有院子可以洗晾衣服,整栋楼都归我们,9个人6个房间,舒适温馨。 有餐厅,在隔壁单元,大厨是腼腆的西安人,烧的川菜超好吃,在拉萨我们基本上都在餐厅吃。

 

 

    抵藏前两天,行程很松,主要任务是休息,适应高原。

    第一天去逛大昭寺,大昭寺建于唐朝,目前供奉文成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寺庙围墙四周是著名的八角街,沿街可以绕大昭寺一周,既是商业街,又是信徒朝圣的转经道。

 

 

 

 

藏传佛教信奉的佛祖与中原一样,但制度和习俗相对于中原有很多不同,转经、磕长头、唐卡在中原都难得一见,我们也许无法体会藏民那份义无反顾的虔诚,但信徒无疑是值得尊敬的。

 

中午在八角街的玛吉阿米餐厅就餐,传说中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在这里和情人幽会。寿总推荐的必到之处,时隔多年,寿总仍对这里的老板娘念念不忘,我们去的时候没看到老板娘,只有一个点菜大叔,莫非老板娘回家养娃去了?

后面的黄色小楼就是玛吉阿米


 

23日,睡到自然醒,早餐过后,因为有雨没出门,待在客栈里打牌,今天行程只有一个布达拉宫,不着急。接近中午才不紧不慢的坐上公交车,悠闲的旅游,自己定行程,真好。


 

布达拉宫,当年松赞干布为迎娶文成公主而兴建,后来成为达赖喇嘛的冬宫,里面宝物多到不象话,活佛灵塔动辄花费几百公斤黄金,这哪是灵塔,明明是金山嘛,十几座金山分布在很近的几个大殿里,作为历任达赖塔葬的圣物,供信徒们朝拜。布达拉宫其他珍贵的经书文物不胜枚举,藏品的价值,要远远高于宫殿本身,堪称无价。

布达拉宫白色的外墙,是用真正的牛奶浇出来的,红色是用特殊的草根夯成的墙,据说有冬暖夏凉的功效。

 

         从布达拉宫下来,到藏餐厅吃地道的藏餐,很多菜式都没见过,有生血做的调料,有风干牦牛肉、血肠、糌粑,插冬虫夏草的肉丸、一整只切开的羊头。

 

24日,从拉萨出发,往日喀则方向去,我们没有跟旅游团,没有大巴,没旅行社,没有导游,只有e客栈掌柜丽人姐安排了三个在西藏混迹多年的越野e族的兄弟,作为司机兼陪游兼陪聊兼陪酒,带我们体验西藏之美。

隆重介绍一下三位司机,领队西力哥,豪情奔放的洋洋,内敛的空气。

     洋洋                               领队: 西力哥                     空气

 

“塔台塔台,仪表正常,达到起飞速度,请求起飞”

“同意起飞”

三辆越野车上的对讲机是我们路上快乐的聊天工具。西藏路况比较复杂,弯道多,限速多,检查站多,领队西力哥的头车远远的开在前面探路,彭彦同学坐在头车上给我们播报路况。洋洋有颜色紊乱综合症,白色能看成黄色,红色看成绿色,可怜的彭彦同学一路上只能眼睁睁的把白色车子说成黄色,洋洋同学开着车子在后面笑得前翻后仰。

 

羊卓雍措(简称羊湖)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藏语的“措”既是湖,早上阴雨,车队绕过雾气缭绕的高海拔山口,进入羊湖景区。


 

中午,天气放晴,我们奔驰在羊湖边的公路上,透过车窗看到美丽的羊湖和水草丰茂的牧场。



 

从羊湖一路开到卡若拉冰川,拍照的地方海拔5400,缺氧,冷,蹲下拍了几张照,一站起来就头晕。西藏不仅仅是美丽的圣地,还是一个生存环境恶劣的高原,冰川下风很大,夹着细雨,袁总有点感冒,吃了药躺车子里和高原反应做斗争。

 

从冰川下来,到江孜看宗山城堡,还有代表万恶旧社会的帕拉庄园。

         宗山城堡是个英雄之地,西藏抗击英国侵略的一个地标建筑,1904年英军攻打城堡,藏民抵抗了三天三夜,最后弹尽粮绝,余者全部跳崖自尽。


帕拉庄园是西藏农奴主土司的宅院,在这里接受了一次爱国主义教育。

 

晚上入住日喀则,西藏的第二大城市,韩红在《家乡》有唱到:“我的家乡在日喀则,那里有条美丽的河,阿妈拉说牛羊满山坡,那是因为菩萨保佑的,蓝蓝的天上白云朵朵,美丽河水泛清波,雄鹰在这里展翅飞过,留下那段动人的歌,哦嘛利嘛利别别弘”

在日喀则听这首歌,如在歌中,西藏的日常所见,都如歌中所描绘的场景,晚上泡吧有听到这首歌,旋律荡气回肠,久久不息。

 

625,在日喀则参观历史悠久的扎什伦布寺,历届班禅都曾在此修行。现在的扎什伦布寺有佛法教学,显密并重,相当于佛学院,地位超然。


 


扎什伦布寺占地很大,依山而建,雨中漫步于寺庙,进大殿前要脱帽,放伞,顺时针进入,同时伸手敲一下悬在过道的法钟,钟声清脆。

 

下午回到拉萨,到八角街逛店铺,天空下起了大雨,饭后雨止,跟童总去探望可乐的同学晓雨,晓雨2年前孤身一人来到西藏,喜欢并留在拉萨,在一个背包旅社,同时也是自行车俱乐部里打工生活。

         旅社不大,在八角街附近的一个巷子里,我们顺着路牌指引,一直往巷子里走,再拐一个弯,才看到民居改建的自行车俱乐部。我们去的时候晓雨正在大堂正中的一个大方桌上,和很多旅社工作人员一起吃饭,欢声笑语其乐融融,看见童总,晓雨很开心,笑容灿烂。

饭后收掉碗筷,晓雨摆上茶具,泡上铁观音,大堂从饭厅变成茶室和书屋,多才的晓雨从旅社忙碌的大姐变成文静的淑女。

 

旅社的老板娘坐在方桌前穿珠子,三三两两的住客来到大堂,指着方桌下面的手链项链,跟老板娘讨价还价,老板辉哥拿出木吉他,开始自弹自唱,我脑子里冒出一个词:男耕女织。

 

         动听的吉他和沧桑的歌声吸引了很多住客,大堂很快坐满,象个小酒吧,我和童总,还有一个旅者阿姨,一起跟着工作人员学手鼓,旅社里喧嚣却又淡定如水。童总说晓雨跟以前比起来,更加的开朗和快乐了。

         晓雨的拉萨生活,很简单,也很自由,这种自由其实并不容易,自由不是辞职在家上网玩游戏就能获得的,即使有钱有时间,空虚度日只会难受而不会有自由感。晓雨喜欢拉萨,跟着自己喜欢的团队,自己喜欢的环境在一起,心怀梦想,热爱生活,她就是自由的。

         e客栈的洋洋经常说的一句话,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洋洋经常载着客人开一天的车,很累,陪我喝酒到一两点,第二天大早还要出车,更累,但是他一直觉得自己是自由的,喜欢拉萨,喜欢开车,热爱生活,怀着一颗自由的心,他就是自由的。

         热爱生活,爱你的环境,爱你的工作,本身就是一种自由。

        

         626,我们出发去西藏最负盛名的圣湖纳木措,天空作美,晴空万里,沿途雪山草原,美不胜收。

 

 

在纳木措,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醉心的蓝所包围,天际的浅蓝天空在白云衬托下明净透亮,和宝石般的蓝色湖面融为一体,宁静,圣洁。

湖边,藏民拉了很多牦牛给游人拍照,湖水清澈见底,鱼很多,一群群小臂大小的鱼悠闲的游来游去,野鸥不时划过天空,然后落入离游人不远的湖边水塘里,人接近而不惊,从容淡定,西藏人与动物的和谐相处,可见一斑。




 

告别美丽的纳木措,在返回拉萨的路上,西力哥被交警设卡拦住,原来交警在快速路的一个下坡路段的一个弯道口设置了一个限速40的测速仪,西力哥不可避免的超速了,要返回当雄县城交罚款,罚多少没说,要自己到当雄县问。

所幸另外两辆车得到前车的提醒安然通过,用对讲机确定消息后靠边停下。西藏之美无处不在,随便一停就是美景,绿草如茵,溪水孱孱,蓝天白云下远眺唐古拉雪山,巍峨雄壮。


 

敬爱的西藏交警对外地车牌很关照,超速50%就可以为西藏捐献1200块罚款。一车人据理力争,奈何交警说了,这就是西藏。

天色渐晚,西力哥为了不影响我们的行程,缴了罚款,事后童总希望罚款由我们承担,但西力哥和丽人姐说这是他们的责任,影响到我们行程已经不好意思了,执意不肯收我们的钱,感谢越野e族的兄弟,路越远,心越近。

西藏跟浙江有时差,晚上8点了太阳没落山,还很刺眼,把影子拉的老长,苦寒之地,连夕阳都变得没完没了的。

 

627,早上10点出发,沿着拉萨河一路向东,目标山南县城。

拉萨河的河道很宽,水流在宽阔的河道里贴着地面缓缓流淌,一棵棵小树木耸立在河道的湿地内,时有水鸟飞过,宁静和谐。

 

拉萨河与雅鲁藏布江交汇后,形成宽阔的河面,在崇山峻岭中顺流而下。


 

一路上,袁总用对讲机主持的孤山夜话节目持续火爆,虽然前一天有听众投诉该节目广告过多,仍有热心听众打进热线电话,求助生理和生活方面的疑难杂症,老师一一耐心解答,对于部分恶搞的问题,老师很生气,愤怒的斥之为不读数、不看报、不学习。。。。很有万峰老师的风范。


 

今天入住的酒店是内地援建的,很奢华,富丽堂皇。

 

酒店房间里,悠然见南山。

 

下午去雍布拉康,西藏历史上第一座宫殿,始建于公元前二世纪。不知道为什么西藏寺庙大多喜欢建在山顶上,莫非离天更近一点,不明白。

 

 

一行人顶着烈日,沿着延绵弯曲的山道往上爬,在高高的山顶上,挂起了祈福用的经幡。


 

自己骑马下山,沿着悬崖一路小跑,骑到山脚,感觉全身通畅。
 

 

628,回家进入倒计时,明天就要上飞机了。

今天走的是碎石泥土铺成的搓板路,一路颠到桑耶寺,西藏第一座有剃度僧人出家,佛法僧具全的寺院。

 

桑耶寺可能因为交通不便,人很少。相比布达拉宫和扎什伦布寺的繁盛,多了一份宁静和祥和。



 

在桑耶寺的法器店里,大家为留守的兄弟姐妹请了很多开过光的饰品,出来这么长时间,开始想念留守的同事们了。

 

回程仍然走的是越野路段。





 

西藏之旅是我有生以来最刻骨铭心的一次旅行,不仅仅是因为西藏的美丽风光,还包括一路随行的同事,大家在一起朝夕相处,一起克服高原反应,行程中相互照顾,一起聊天打牌喝酒,亲如一家。还包括在西藏给我们行程提供帮助的越野e族的朋友,西藏之行因为他们变得更精彩。感谢提供的旅游机会,在这么多年,从新员工变成了一个老员工,一直感受着对员工的人文关怀,见证的成长,希望更多的同事能够在的平台上更好的生活工作,争取旅游奖励,未来有机会随着旅游团去一趟西藏,看一看美丽神圣让人魂牵梦绕的圣地。

 

 

冯永进